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nba >

首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“唱响”乡村文化,一曲山歌如何留住乡愁?

□苏报记者 朱雪芬

“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。”这句话在无数人心中引起共鸣。乡愁是一个地域历史文化的基因,融在一代代人的血液里。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白洋湾地区的人们来说,这个基因就是那一曲曲山歌。

日前,姑苏区举办首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,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四大主题,生动演绎了田间地头的生产、生活故事,唤起了白洋湾当地居民对乡村生活的记忆。

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振兴。随着城市化的进程不断推进,昔日的山歌已经失去了原本生存的土壤。如今再度唱响,得益于一系列为保护乡村文化而做出的努力,在留住乡愁的同时,也为乡村振兴注入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。

一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 唤起吴地百姓的乡愁记忆

68岁的顾凤珍是白洋湾山歌市级非遗传承人,在此次的白洋湾山歌文化节上,她演唱的传统四句头山歌《竹丝相门朝南开》,一下子把听众们拉回到了曾经的乡村生活场景中。

白洋湾位于苏州古城西北角,这里的居民世代从事“稻耕、渔耕、花耕”,“三耕”文化孕育了白洋湾山歌。当地人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用最原始的表达方式——山歌来抒发情感、祈求福祉。

“小时候,家里人下地、搓绳、打草鞋的时候都会对唱山歌来提神,有时一天要干十来个小时的体力活,不唱山歌干活哪来的劲。”顾凤珍回忆,上世纪七十年代,在白洋湾地区几乎家家户户的老辈人都会唱几首山歌。顾凤珍父亲是一个山歌迷,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搓草绳时,他总会唱起山歌给大家提神。儿女们长年累月听着父亲唱山歌,自然也学会了不少。顾凤珍说,对于他们这一辈人来说,山歌唱的就是生活本身。

然而,随着城市化的推进,大量农民离开土地,住进了楼房,过上了城市居民的生活。农耕劳作的场所、捕鱼捉虾的场面、种花培土的场景逐渐消失,让山歌失去了生存土壤。

顾凤珍一度以为,山歌就这样没了。但是,[内容],首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的举办,让她惊喜地发现,白洋湾山歌重生了。

在此次举办的山歌文化节上,不仅仅有四大主题山歌的现场演唱,还发布了一张四季山歌专辑,包括了《春天来哉》《热得 来》《盘点盘点有花头》和《明年格光景勿推扳》,唱起了江南美景,唱到了丰富物产,也唱出了吴地百姓的生活、愿望和心声,勾起了无限乡愁。

十年乡村文化保护之路 用一曲山歌传唱文化根脉

首届白洋湾山歌文化节为期一个月,而其背后的乡村文化保护之路却已经走了十年。

2008年,借着非遗普查的契机,白洋湾街道成立了白洋湾山歌会工作小组,开展了地毯式的山歌和歌手摸底。姑苏区文化馆非遗部部长张勇至今记得,当时他和几位工作人员一起,带着录音机和录音笔,多次深入田间地头和村民家中,一字一句地对白洋湾地区的山歌进行挖掘、整理,保存第一手资料。如今,已经整理了500多首山歌,建立了山歌资料数据库,并出版了《吴歌奇葩——白洋湾山歌集》《白洋湾山歌论文集》等。

为留住更多的地域特色文化,在挖掘整理山歌的基础上,白洋湾街道在社区服务中心开辟了140余平方米的场地,打造“民俗文化展示馆”。整个展馆分“安居乐业”和“三耕文化”两大板块,“安居乐业”再现了旧时的寻常百姓生活,老灶头、农家用具等,仿佛就是一个充满着生活气息的传统农家。而“三耕文化”部分则分别以稻耕、渔耕、花耕为主题,展示了不少农耕用具、捕鱼用具以及特色三花等,充分展示出了当地的民风、民生、民俗。

除了打造展示馆,和泰社区还开辟了“三花基地”,让曾经的村民重新回到当年的生活场景中。和泰社区的居民大部分是以前路北村的花农,对“三花”的种植念念不忘。有着50多年种植“三花”经验的老花农朱泉根,和一帮老邻居把“三花基地”打理得井井有条,让人一走进这里,就像回到了美丽乡村。

此外,白洋湾街道还组建了原生态山歌艺术团,传唱山歌。今年,又将三角咀湿地公园、白洋湾生态园、白洋湾山歌基地、和美社区山歌传习所、蔬菜园艺场、金阊新城实验小学等一批保护传承点串起来,打造成吴歌文化保护生态圈。

白洋湾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周跃洲表示,白洋湾山歌扎根于乡村文化,以静态展示和活态传承相结合方式来保护文化根脉,才能让山歌传唱得更为久远。

打造一张区域文化名片 留住美丽乡愁助力乡村振兴

TOP